您好,欢迎来到   江西大学生在线(映山红网站)

红色故事会

  • 九曲万里觅星火
  • 来源:本站 作者: 时间:2017-01-04 阅读:次 字体:【
  • 大革命失败时期,舒同行程数千里,辗转赣、鄂、皖、沪、粤五省市,以三寸羊毫为车旅,到处寻找党组织。其坚定信仰和顽强意志让人动容,令人敬畏——题记。

    山,森严地耸立着;雾,飘来一阵阵血腥味;清晨的阳光,像一股股鲜血在流淌。舒同朦朦胧胧地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躺在山坡上的一片杂草丛中。他惊讶,自己居然活过来了。

    已经不知道自己被围困在山上得了多少天。“四·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,蒋介石在全国向共产党举起了血腥的屠刀,大江南北到处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,舒同的家乡东乡也不例外。作为东乡县党组织的领导人,也是国民党党部书记,舒同曾和他们一道赶跑了北洋政府的县长,而现在舒同却被昔日的盟友逼到了大山深处。国民党反动派发出了通缉令,到处捉拿舒同等共产党人。一些同志被捕残遭杀害,舒同和几个同志逃到山上藏了起来。

    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。这天,舒同他们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南山坡上,看见一片灌木丛中长满了红红的野果。舒同他们高兴极了,一个个采摘下满手的果子,囫囵地吞咽起来。吃着吃着,他们一个个倒在山上,渐渐地不省人事,舒同他们中毒了。

    只有舒同醒过来了,是他吃得少,还是冥冥中的天意?其他同志则永远地长眠在家乡这片山坡上。虽然是光天化日,舒同却觉得一团漆黑。在这沉沉的黑夜里,哪里有星火在闪亮,舒同坐起身,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中。

    自己1926年入党,只过了一年,革命形势发生了如此的逆转,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?而自己今后又将到那里去呢?家乡不能再呆下去了,必须尽快寻找到党组织,只有找到党组织,自己才能重新投入到火热的革命中去,舒同相信党会把失去的形势夺回来。到武汉去,听说武汉国民政府汪精卫还在继续和共产党人合作。想到这,他顽强地站起身来,掩埋好同志的遗体,毅然向着北方行进。

    历史往往有惊人的巧合。

    早在近千年前,舒同的乡梓王安石游历褒禅山,写下名篇《游褒禅山记》,表达了不畏艰险不随于怠实现自己远大志向的坚定信念。一千年后,舒同孤身来到安徽含山县——这处褒禅山的故里,继续他寻找党组织的漫漫征程。他这次是从武汉出发,目的地是上海,途经含山。

    从家乡流落到武汉,舒同满目看到的,仍然是一片血雨腥风。“七·一五”事变,汪精卫也举起了杀戮共产党人的屠刀,武汉也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下。在武汉寻找党组织,看来异常艰难,舒同决定奔向共产党的发源地——上海,希望在上海寻找到自己的母亲——亲爱的党。舒同早已经身无分文了,他只能重操旧艺,卖字为生。

    舒同酷爱书法,是一代书法大家,毛泽东称他是“党内一支笔”和“马背书法家”。书法是舒同的另一个生命,在大革命失败的这段艰难时期,半寸羊毫成为支撑舒同生命的真正食粮。他曾在汉口,化名开笔,靠在远东饭店征集书写店牌中拔得头筹,吃着免费的一日三餐,当时店老板曾对他说,从此你的子孙后代来吃饭永远不要钱。这天,他又在含山县街头摆起了地摊,铺上自己写的一行行龙飞凤舞的大字。一时间,字摊上很快围上了一群又一群的人们。突然间,只见大家纷纷让开,一个乡绅模样的人迈步走上前来。他看着地摊上那一个个力透纸背、雍容大度却又质朴无华的大字,不由得惊呆了。一会儿,他又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身材瘦小破衣烂衫的年青人,连连惊叫道:“此人决非一般江湖客,定是中途落魄的高人。”原来这是一个前清拔贡,自幼也苦练书法,写得一手好字。猩猩相惜,这位拔贡邀请舒同留下来做他的老师。可任凭拔贡怎么苦苦哀求,舒同执意不从,他脑海里日夜思念的是苦难中的党。当地人虽然不知道这个年青人从那里来,为什么要到上海去,但他们还是每天给舒同一些银两,帮他筹措路费,拔贡还托人写了路条,请各关卡予以放行。

    就这样,舒同顺利地来到了上海。

    广州,黄埔军校的一个小杂间里。

    已经是深夜了,舒同还没有睡,他的手里紧紧攥着那张发黄的《中央日报》,他的心在怦怦直跳。他终于得到了党的消息了,他庆幸,自己从上海来到了广州。

    原来,由于顾汉章的叛变,上海地下党组织遭到极大破坏。一个千里迢迢之外的小县城里来的共产党,在如此非常形势下想在上海找到党组织,无疑是大海捞针。但舒同好象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舒同仍然以卖字为生,他每天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到处摆着地摊,一方面为了维持生计,一方面苦苦寻找着党的组织。又是一个寒冷的黄昏,舒同正在收拾着地摊,这时路边两个长衫人的对话吸引了他。一个高挑的中年人说:“这个年轻人写得一手如此漂亮的字,真可惜了。”另一个胖胖的年轻人说:“怎么可惜啦?”“没有听说黄埔军校要招一名录事,如果他去应招,准中。”“这么一个流落的人,谁敢要啊。”“看什么地方啊,那可是黄埔军校啊,不要担保人的。”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舒同想,黄埔军校原来有好多共产党教员,是不是现在还有党的组织呢。对,去黄埔军校应聘,哪怕只有一线希望。于是,舒同辗转来到了广州,出现在黄埔军校的校园里。舒同来到黄埔军校应试,按要求写了一张小楷,由于兴奋,由于充满了对党组织的憧憬,一时技痒,他又另外写了一幅大楷交了上去。几天后,舒同接到通知,他被录用了。

    转眼在广州已呆了一年多了,可是寻找党组织仍然没有进展。这天夜里忙完工作,舒同又迫不及待地看起了搜集来的报纸,希望从中能得到些信息。苍天不负苦心人,一行醒目的大字映入他的眼帘,朱毛率领的红军上了江西井冈山了,蒋介石正在派重兵围剿,自己家乡又闹起革命了。一个念头很快窜入脑海,回家去,回家参加红军去,要为那死难的同志们报仇。直到这时候,舒同还不知道,他的孩子已经夭折,妻子魏芙蓉也含恨自尽。

    第二天,舒同便悄悄地逃出了黄埔军校。

    1930年的春天。

    回来了,终于回来了,舒同终于回到了自己曾经战斗过的这片故乡的热土。很快,他和家乡的党组织取得了联系,当然也知道了自己家庭遭遇的变故。他把悲痛深深地埋藏在心里,积极投身于策应红军攻打抚州的工作中。

    但是,由于形势的变化,红军决定取消攻打抚州的计划,舒同一时难过极了。

    既然红军不来抚州,那我就找红军去。

    看到自己的队伍,舒同的眼里闪着泪花,情不自禁地啜泣起来。

    舒同这些天天天跟着红军跑,他对红军指挥员说:“我也要参加红军。”

    “你多大了?”

    “二十五。”

    “二十五,太大了,不行。”

    “为什么不行?”

    “你跑不下的,我们打仗就是靠两条腿,天天钻山窝子。”

    可任凭舒同怎么软磨硬泡,红军负责人就是不答应。

    他跟着红军一路跑着疾走已经是第六天了。

    突然,一个大个红军开腔了。

    “我叫杨成武。我有个主意,包你可以参军。”

    “什么主意?”

    “瞒两岁啦。”

    “可以吗?”

    “行,这不违反纪律的。我替你说。”

    在杨成武的帮助下,舒同参加了红军。不久,他就上了井冈山,后来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,留下一段和毛泽东交往的佳话。

活动   ACTIVITY

更多》
关于我们 |  联系方式 |  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16 江西大学生在线  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ICP 经营许可证号:赣ICP备13004133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赣)字 133号  技术支持:维网科技